访革命老人陈祖秀

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5-05-05    

              访革命老人陈祖秀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乙未仲春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们采访了革命老人陈祖秀。

                陈祖秀居住在万城镇新海街一间矮小的土木结构小房子里,他年事已高,走路不方便,但声音宏亮。

                1926年10月15日,陈祖秀出生在东澳镇厚福村一个农民家庭里,8岁时进入小学读书,读完高级小学后被聘请当乡村小学教师。1948年1月,他毅然投身革命,在林和平、陈任平等共产党人的思想影响下进步很快,被推荐担任万宁县瑞安乡干事,负责人事档案、收集情报等工作。提起当年参加革命斗争的往事,老人清晰地回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1948年5月6日清晨,宾王炮楼在似幔的晨雾笼罩下酣睡。瑞安乡乡长陈任平根据县委的指示,带领符石秀的驳壳班等袭击敌人盘踞的宾王炮楼。陈祖秀等人的任务是割断敌人的电话线。陈祖秀乘着黎明前的黑暗,爬上电线杆将电线剪断,迅速地完成了任务,然后赶到预约地点与陈任平等人会合。这时,陈任平命令6个同志化装成挑粮上缴的农民走到炮楼前乘机杀掉敌哨兵,瞬间大队人马冲入炮楼,敌人还没有醒来便当了俘虏,当场缴获了敌人步枪8支,子弹200多发。

                由于陈祖秀机智勇敢,表现出色,得到了领导的信任,被推荐到琼崖东部地区行署学习政治理论和军事技术。学期满后返乡,被调到万宁县明德乡当干事,负责地下党联络工作,常驻在大长岭革命根据地的石洞里。国民党对大长岭根据地进行了多次围剿,封锁粮食、军用物资,切断党组织与地方群众的联系。他们在洞中缺粮、缺盐、缺菜,吃的是番薯粥或碎米煮茳蓠菜,有时只能采野果野菜充饥,生活十分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1949年4月,国民党运一船军用物资到乌场港码头,支援万宁县的国民党军队。陈祖秀获得这一消息后立即报告明德乡乡长蔡运楷,蔡运楷马上集中兵力赶到乌场港扣住货船,抓获了国民党士兵。驻万城的国民党获悉这一情况后十分恼火,组织了一个营的兵力再次围剿大长岭革命根据地,企图将明德乡的革命干部消灭干净。他们威迫几百名群众挑来几百担柴草烧山围堵,明德乡全体干部迅速组织革命群众支援,在洞里凭借有利地形阻击。陈祖秀和几个干部趁着浓烟冲出山洞,袭击敌人机关枪手。他们猛冲猛打,将10多个敌人打死打伤,然后又撤回洞中。敌人用迫击炮轰炸,用机关枪扫射,山岭上烈火熊熊,火光冲天,陈祖秀和乡秘书苏政平及陈光太等人隐蔽在一个巨石旁边,一直坚守到下午,这时敌人的炮声、枪声停下来,战地上只有烈火还在燃烧,烟雾漫卷。苏政平对陈祖秀说:“敌人可能撤走了,走出山洞看看。”祖秀忙拦住他说:“不可,敌人正瞄准我们,非常危险。”政平不听劝告,刚站起身,一梭子弹打来,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头皮,鲜血直流。一名乡干部从山洞突围,跑到山脚就遭敌人围捕。

                琼崖纵队三支队得到情报后,在朱逸辉的带路下,向大长岭挺进增援。黄昏,敌人获悉琼崖三支队前来增援,考虑到战斗了一整天没有解决问题,又饿又累,只好押着那名乡干部撤回万城。第二天,审讯完毕便将这名乡干部活埋。

                1949年6月的一天晚上,月色朦胧,晚风习习。林和平县长带领符石秀和陈祖秀等13人到瑞安乡侦察敌情。他们经过冯家村时,发现12个国民党官兵在吴振卫家大厅里喝酒,枪支全部放在墙角里。陈祖秀对林县长说:“我们趁敌人不备,缴他们的枪支。”林县长说:“屋里灯光明亮,怎么缴法?”祖秀说:“吹灭煤油灯,趁黑暗下手。”林县长说:“谁去吹灭灯?”石秀和祖秀同时回答:“我俩去。”林县长点点头。他俩猛地冲进屋里,将两盏煤油灯吹灭,其他的同志也同时冲进去同敌人扭打起来,混乱中符石秀和陈祖秀把枪支抢走,撤出冯家村。

                解放后,陈祖秀担任太阳乡乡长,为党和人民的事业默默地工作着。土改结束后,受“海南反地方主义”影响,他申请回农村工作,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全面落实了老干部政策,1985年8月,万宁组织人事部门决定每月发给他一定的生活费,让他的晚年过得更加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  (郑立坚 陈为法)

              党员之家

              色欲中文字幕亚洲